她的远见、坚守与价值即在于此

2018-10-02 09:39

  生与死从来都是人类的一道终极问题,令无数哲人智者苦思冥想而不得其解。因此,哲学家也被称为“经常练习死亡之人”,寓意了生死命题的玄奥。

  人类自古便形成了特定的生死观以及生死文化,尽管生与死的方式千奇百怪,千变万化,但其不变的考问便是生的偶然与死的必然,由此也引发了人类无限的神思与怅惘。

  孔子大贤,于是说“未知生焉知死”,表达了豁达的生死观;泰戈尔是诗人,于是说“生如夏花之灿烂,死如秋叶之静美”,表达了瑰丽的生死观。“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是最警世的生死观;“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是最雄浑的生死观;“杀身成仁”“舍生取义”是最壮烈的生死观;而“方生方死,方死方生”是最天然的生死观……以生来解答死是睿智的,于是坦然;以死来解答生是不智的,于是惊惧。而所有纠结皆来自于本末的倒置与生死的倒观。

  死亡在中国的文化与民俗中向来被置于两极的位置:或盛葬至奢,或草草了事;或成为格外的禁忌,或作为随意的打诨。所谓“死者为大”也多是一时一事,随口的说辞罢了。国人向来缺少重生而安死、优生亦优死的完整理念,倒是重生而轻死,重身前而轻身后,成了大多数人较为现实与习惯的选择。于是人们常常是学会了生的抓取,却从未学会将死的放手做得优雅尊贵。

  日前,记者走访了中国首家临终关怀医院——松堂关怀医院,亲见了那些与我们并无不同的生命、欢愉与感伤。那里所呈现的生无所惧,死无所悲,更像是贴近了人性的根本——倘若不能生存希望,便去求死得尊严。临终关怀正是由此超越了生死藩篱,将死的尊贵提升到了与生等高的位置。

  临终关怀并不旨于仓皇的苟活,而是在于宁静往生。当疾患治愈的可能变得渺茫,减除多余之痛,保持灵魂尊严,使必然的死亡由悲观绝望转成值得尊重的选择,将高额而无效的资费转移到更多人或有结果的治疗,以自我生命的尊严换得家人生活的尊严,也是一种无量功德。

  人固有一死,或持尊如玉,或苟且如泥,代表了状若云泥的两种选择。而为生命的死亡是高贵的。北京赛车官网下注

  松堂关怀医院已建立近30年,也是国人不断改进生死观念的30年。临终关怀由被歧视排挤到赢得尊重,由社会边缘到成为社会共识,有松堂医院的一份贡献。她的远见、坚守与价值即在于此。

  如今中国已进入老龄化社会,临终关怀事业的重要性将会日渐凸显出来。无论是从人性还是科学的角度,那些老年绝症病人并非只是老而待死之人,更应该像关爱孩子一样关爱他们,像孕育生命一样包容他们,相持守候,使他们走好此生的最后一程。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