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之间仅一线之隔

2018-10-11 13:10

  清明祭扫之时刚过,马航失联飞机搜救仍在进行,面对生与死的拷问,看看我们的下一代如何思索这一永恒的命题……

  对于马航MH370航班乘客的家属而言,前一天他们与亲人虽相隔万里但还有亲密的联系,而仅仅是八个小时后却已阴阳两隔。

  “生”是上天赐予的最珍贵的礼物,然而它虽厚重,却也极易破碎。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憧憬死亡,他们把其优美地称作“繁杂命运的解脱”。对我而言,这个词充斥着冷酷无情,没有丝毫的浪漫美感可言。我也经历过死亡—虽然那只是我亲人的离去:那不是一种猝然的分离,如同飞机失事般没有征兆,而是至少给了我们充足的时间彼此告别,给予对方最后也是最宝贵的爱。

  我想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那段我曾经历的、被灰色笼罩的、空气中弥漫着彻骨悲伤的日子。医院里独有的消毒水混杂着药物的气味,病床刺眼的白色,白大褂们忙碌的身影-—宛如一个个虚假的梦境,在我眼前天衣无缝地拼接在一起,组成一段永无终点的死之曲谱。而这仿佛是一个人必要经历的生命旅程:得病了,做手术,虚弱地躺在病床上,周围是亲人的泪水,自己脸上挂着牵强而又安慰的笑容。到最后,闭上眼睛,一生就这么交待了。当时的我尚且年幼,只知道姥爷要死了,而“死”代表着再也见不到了,再也不能陪我玩了,再也不会教我写作文了。每当我回想起那时的一幕幕,心脏的每一次跳动便都牵扯着难以想象的钝痛,冰凉的风吹过,留下锥心刺骨的印记,那是对逝去家人的深沉悲苦的怀念。自此我切身体会到:生是真实的陪伴,看得见,触得着。而死去,却只剩下了记忆,那么轻柔和朦胧,飘飘荡荡,浮浮沉沉。不过即使我思念的那个人已经死了,在回忆的影像中或在梦里却依旧可以“复生”。这是幸运的,也是悲伤的,因为我能看到他,却永远也触碰不到他,宛若隔了一层不可穿越的玻璃,从此只能遥望。

  在病榻上安详地躺卧着—这算是濒死之人中较幸运的。我深感遗憾和伤感的,则是那些被突发事故瞬间拖入无底深渊中的灵魂。他们还未来得及对爱自己和自己爱的人说最后一句话,就走了。一走铸成永远无法消弭的伤痕。

  正因此,我感叹死的匆忙和残忍。同时赞叹和倍加珍惜生所带给我们的快乐和动力。我年龄还小,无法像哲人般说出高深的有关生死的言论。我只是在窗外滴滴答答飘着小雨的夜里,慢慢地在键盘上敲出我对“死”的惶恐、茫然与不愿重提的回忆,以及对“生”的珍爱与渴求。“死”和“生”不同,它们都来自于上天,只不过“生”的权利你可以拒绝拥有,而“死”的境遇你却不得不悻悻收下。“死”是人生的最后一个驿站,命中注定,不可避免也无法逃脱。

  人终归是要死去的,我们都是大自然的孩子,到最后也会被埋葬在自然的怀抱中,回到生命最初萌发的起点。我很喜欢莫泊桑的一段话:“生活就像一个山坡。眼望着坡顶往上爬,心里会觉得很高兴,但登上峰顶,马上就会发现,下坡路就在眼前,路走完了,死亡也就来了。上坡很慢,但下坡却很快”。我想为莫泊桑补充一点:如果是意外死亡的话,应可以算作“坠下山坡”吧。这恰是我们都不愿看到、也不想经历的。

  马航事件让我又一次感受到“坠下山坡”的生命的脆弱与无常,原来活着是如此幸福!“珍惜生命”四字虽然往往是不经意间脱口而出,却是源自我们心底最真实的呼喊。珍惜生命,珍惜生命中的每一分,每一秒,珍惜身边每一个爱你和你爱的人吧。生死之间仅一线之隔,我们不知道死神什么时候会悄悄降临,正如我们不知道意外和明天哪个会先来。与生命相比,一切都变得微不足道。

  人们会说:“给我一个活下去的理由。”这句话听上去是一句轻淡的玩笑,本质上却是对生缺乏认识与勇气。辉煌与成功纵然令我们欢庆喜悦,但绝境和挫折往往也是生命中不得不面对的常态。生命的苦难总令人心碎,但也会激起平静而坚决的力量。而死—这是一个再低劣不过的选择,是极端怯懦的人才会做出的选择。即使生活中遭遇到冷彻心扉的痛苦与磨难,但只要想到生命的宝贵,我们就要去勇敢面对。即使是不得不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爬上冰冷的床,也要憧憬明早一定会透过窗帘渗进来的金色暖阳。

  人生不虚此行,唯愿生者好好地感悟这个世界。“生”需要我们珍惜,但更需要我们懂得如何去珍惜。我们在珍爱生命的同时,更应努力在有限的时光中驾驭好生活的轨迹。让我们每个人的生命如同烟火般绽放,在属于自己的世界里,留下最绚烂夺目的光彩。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