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经因为当地球迷不尊重他的妻子而选择转会

2019-01-25 01:22

  首先它让我变得更加自由,不管在学校里还是工作后,我只要一踏上球场就会感到绝对的自由,我可以无拘无束的在场上奔跑,去传球,去踢球,不管多大的工作压力都会抛之脑后。

  而足球也给我带来了特别多的快乐,这一方面是这种运动以后多巴胺自然的分泌,另一方面是你和一群男人一起为一个目标来奋斗,不管失败还是成功,这个过程里互相的默契、尊重和欣赏的感觉非常的美妙。

  这种快乐也来自于,很多时候你需要咬牙坚持战胜自己的成就感,如果你踢球的线分钟达到体力极限的时候,是非常难受的。

  其次,足球教会我合作。这创业团队里面也是一样的,一定要少抱怨,多一些宽容,多一些贡献,多激励自己的队友,这样才能一起往下走。 最

  后我想说的是,足球教会了我尊重,既是尊重队友,尊重对手,尊重裁判,也要遵守规则,而遵守规则的意识是我们这个时代最缺乏的美德之一。

  借用三体的作者刘慈欣的一句话,就是当你从观众席的最后一排去看整个球场的时候,每个球员的细节动作会被忽略掉,球场会呈现出拥有23个活动点的清晰矩阵,这种结构是在其他运动里面找不到的。

  也正是由于这个矩阵带来的复杂程度,再加上个体变化带来的不确定性,构成了足球运动魅力的根源。

  从商业层面上来说,足球本身也是一个高产值行业,三年前全全世界的足球产值已经超过了5000亿美元。

  全世界从事足球相关的人数超过了2.7亿,占世界总人口的4%,全世界的球迷数量更是达到了16亿,所以足球是当之无愧的全世界第一大运动。

  在刚刚落幕的里约奥运会里,我相信最让我们鼓舞人心的就是女排在郎平教练的带领下获得了冠军。 但是那这么多年来,男足的表现却非常「稳定」,这种稳定的低迷表现奠定了男足被大家取笑的历史地位。

  其实我们一直在问,中国足球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是因为市场化不够,要彻底市场化才能解决这样的困境吗?

  我的意见恰恰相反,我觉得女排的成功是举国体制的成功,而足球的失败是市场化的失败。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女排的举国体制保证了一个非常完整的人才输送体系,所以朱婷这样的姑娘才能够从农村一步步的从市队打到省队再到国家队,成为世界顶级的主攻。

  同时郎平也可以在举国体制下拥有15个人的豪华教练团队,这在别的体系里是不可想象的。

  而足球的市场化给足球留下的是什么东西呢?基本上是一地鸡毛,我们来看一下。 这两年的中超非常热闹,我们经常会听到天价转会费、天价教练费,天价转播费。

  但是对不起,资本是极其逐利和短视的,在决定整个中国足球水平的基本土壤上,4个核心元素——校园足球、业余足球、足球学校以及顶级俱乐部梯队——这4个元素非常薄弱,同时这4个体系是完全割裂的,没有任何统一的规划。

  我们也没有有效的校园联赛和业余联赛的体系,所以说中国足球的基本面是非常薄弱的。

  全中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只有1万多块足球场,其中很多是不对外开放的。

  南京的500多个场地里只有50多个是对市民开放的;上海基本上12万人才拥有一块场地,这还是还高于全国人均场地面积的。

  我们再来举个例子,这家网站专门帮助在英国的人找足球场地,我们以伦敦的一个社区为中心,在它20英里范围内找场地,大家看一下结果?

  而如果你用我们的app去搜索整个上海范围内所有球场数据的线多个,这就是差距,而且这里面很多都是不对外开放的。

  我们的教练人才就更加匮乏,合格的青少年教练只有8000多个,而且我对整个教练培训体系没有那么强的信心,质量非常难以把控。

  中国的人口是之前拿过世界杯的国家总人口的2倍多,但是专业从事足球的人口有多少?

  2013年中国才只有3万的足协注册人口,但是连泰国都有28万个踢球的人,所以你就觉得国足1:5输给泰国好像也没那么奇怪了。

  在前20年中国足球里面,缺乏一个阳光的偶像,我们提到足球,你在脑海里面浮出的画面是什么呢?黑哨、被抓起来的足协官员、假球…足球领域缺乏一个像郎平、姚明这样的偶像。

  这是克洛泽,出生于1978年,9岁时随着父母从波兰移民到德国,18岁时因为德语不好,没办法上高中,只能上一家技校,他每天工作的内容就是在墙上刷漆。

  1998年,在克洛泽20岁的时候,终于成为一名低级别的职业球员,而这一年,比他大2岁的罗纳尔多已经带领巴西夺得了世界杯的亚军。

  但是克洛泽对自己要求特别高,所以到了2014年,在罗纳尔多的故乡巴西,他成为了世界杯历史上进球最多的球员,并且夺得了世界杯冠军。

  在私生活方面,克洛泽也是非常干净的球员,25岁谈第一个女朋友,和她结婚后有两个很可爱的双胞胎,他曾经因为当地球迷不尊重他的妻子而选择转会,他也会早晨5点钟起来给孩子做早餐换尿布。

  我们已经看到了这些问题,应该怎么解决呢?我觉得从日本和德国这样成功的体系里面,能够学到很多的东西。

  日本足球体系的构成有4个核心元素——最基础的是校园足球体系;其次是业余俱乐部;足协旗下的国家训练中心;还有就是职业俱乐部。

  日本足协为了提高选拔的效率,在全国各地设立了500多个国家选择中心,分为4个级别。

  最低的和中国的县市一个级别;然后在48个类似于中国省级的区域里有48个训练中心;然后再有9个类似华北、东北这样的大区训练中心;最后有一个国家训练中心。

  每个地区的学校俱乐部会把最好的孩子送到所在地的训练中心里,经过培训和选拔,再把这些孩子里面最优的人送到相应的日本的国家队、青年队,或者俱乐部梯队,形成一个非常有效完整的选拔体系。

  在这里不得不强调的是,日本校园足球的主旨不是竞技,而是快乐。 1976年日本文部省把足球写进了教育方针里,其宗旨就是让孩子们通过控球、传球、进球来感受团队运动中的快乐。

  在具体的训练层面,日本也做得非常细致。从6岁到16岁之间,每两岁分为一个档次,同档中全国的教练训练标准是一样的。

  这就保证了球员不会产生在一个地方训练后,在另一个地方还需要进行太多矫正这样的问题,所以说这样一个完整丰富的高效体系保证了日本足球一直人才辈出。

  日本是9个大区的联盟,下面分为4个级别,每个级别里面又有12支球队,加起来就有400多支球队,每年都要踢四五十场比赛。

  日本12岁以下是小学,注册球员数将近30万,初中25万,高中也有17万。更重要的是,他们不仅人数多,而且有相应的联赛体系,小学阶段就有2个全国性比赛,初中阶段更是有10个,高中阶段有7个。

  这样的比赛规模使得好的球员都会得到锻炼和表现的机会。正是因为这种有效的体系,每年日本新增的职业球员里有将近70%是从大学和高中直接送过去的。

  左边这个是长友佑都,他年轻的时候是一个中二少年,在高中时特别喜欢去游戏厅里面玩太鼓达人,然后他考进了日本明治大学,此后他特别喜欢踢球这件事,但教练发现他水平不够,所以他就只能在校队的啦啦队里面接着打鼓,业余时间跟教练蹭蹭球,训练一下。

  在大三的时候,长友佑都代表日本国家队参加世界大会,表现非常突出。

  毕业后他就和东京FC直接签约了,你想象一下,一个大一还在啦啦队里打鼓的孩子,毕业后马上成为职业队专业的运动员,这就是体系的威力。

  右边这个是本田圭佑,他小学和初中跟着大阪钢巴的少年队训练,但是他太弱了,被淘汰了。

  然后他又去日本很有名的一所高中接着踢球,在高中这三年带领校队获得了很多的联赛冠军,2004年日本足协把他命名为当年的「足协指定球员」,什么意思?

  就是必须要指定一个俱乐部培养他,所以他最后被送到了名古屋鲸八,并且在2008年转会到了荷甲,2011年去了莫斯科中央陆军,最后到2013年以自由人身份加入AC米兰,成为他们的中场核心。

  其实整个欧洲的青训体系是源于英格兰的,这种校园俱乐部、职业俱乐部的体系都非常完善。

  德国在1998年世界杯和2000年欧洲杯两场大赛的小组赛都被淘汰后,反思了自己的问题。

  所以,这绝对不是市场的力量,是德国足协主动在境内均匀的新建了390个足球训练基地,每个训练基地会服务附近70多个的俱乐部,这些俱乐部把他们最好的孩子送到基地里面去,再由德国足协的教练进行训练和甄别,遇到好苗子就送到相应的国家队和俱乐部。

  2014年德国拿世界杯的球队里,60%的球员都是这个体系里面出来的,包括大家耳熟能详的托马斯·穆勒,厄齐尔、罗伊斯。

  首先,在推动校园和业余足球体系方面,不管是培训还是比赛,肯定是要国家主导的,至少应该起一个很好的引导作用,把现有的业余的足球体系进行梳理。

  我们做足球创业,已经感受到了足球市场在变热,青训机会在变多,踢球的人在变多,球队在变多,联赛在变多,所以国家只需要在业余层面进行一些合理的引导和疏通就可以,把整个体系打造好。

  而在球场这个层面,国家肯定要主导推动,发改委的文件里面也规划说,5年以后我们要有7万个球场,我非常期待这能够落实下来。

  我毕业于一个体校,学校有一句叫为祖国健康工作50年,我有很多做青训的一些朋友,他们会直接告诉我现在一些娇生惯养、没有纪律、淘气的孩子,在经历过完整足球培训以后,会产生多么大的变化。

  如果有孩子的话,你也可以尝试把他送到青训机构里面培养一下集体观念,让他变得更加强壮和自立。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