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记者抢先向报社发回了一条关于煤矿事故的

2018-10-08 11:35

  一位外交官员听说某国的小偷厉害,一次上街他兜里揣着个空钱包,钱包里装着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一行小字儿:价钱包的是猪。他想,这一定能把小偷戏弄一番。在街上转了一圈,他小心备至,没有发现小偷光顾,非常 失望心想:“贵国偷技高明也只是徒有虚名而已。”回到家里他掏出空钱包,拿出纸条正想撕碎,确发现原来的字已经被改成:我今天偷了猪的钱包。

  约翰从城市里回来告诉老伴:“我在外头一直打喷嚏”老伴:“嗯,那是因为我在家里想你的缘故啊”又一天约翰挑着重担过一座危桥又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差点失足坠桥,不由的顿足大骂:“坏婆娘,就是想我也该看看我在什么地方”

  一个精神病科医生,在半夜的时候接到一个发疯似的电话,是他的一个患偷窃狂的病人打来的:“大夫,你一定要帮帮我,我那种非偷不可的老毛病又犯了。”医生:“哦,看在老天的份上,就地再偷两只烟灰缸,到早上再给我打电线

  考试的时候一个学生对老师说:“我忘记带钢笔了”老师:“你真不像话啊,假如一个士兵不带枪上战场,那他还算个士兵吗?”学生:“那他一定是将军。”5

  一个精神病人多年来总是说他肚子里有个啤酒瓶,当他患盲肠炎要到医院开刀的时候,外科医生和精神病科医生商议,乘机消除他这个古怪地幻想,病人慢慢地苏醒过来,医生高举一个啤酒瓶说:“我们总算把它拿出来了。”病人:“额,你们拿错了,我肚子里的啤酒瓶不是这个牌子的。”

  一个记者抢先向报社发回了一条关于煤矿事故的报道,开头是这样写的:上帝看到这幅惨景他落泪了。编辑立刻回电:不要管什么矿井了,立刻去采访上帝。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