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前放着喝剩的矿泉水瓶

2019-04-12 02:44

  张潇艺,这个13岁的少年由于网络成瘾,而后他模仿网络上的游戏虚拟场景,从24楼上跳下(2004年12月)。很多人目击他微笑的、根本没有痛苦的,双臂张开从空中跃下。目击者说,有心碎的感觉,但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优美地从空中落成下的姿势。他的父母至今都不能到现场来参加节目的录制,因为心灵上受的打击太大。

  张潇艺,这个13岁的少年由于网络成瘾,而后他模仿网络上的游戏虚拟场景,从24楼上跳下(2004年12月)。很多人目击他微笑的、根本没有痛苦的,双臂张开从空中跃下。目击者说,有心碎的感觉,但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优美地从空中落成下的姿势。他的父母至今都不能到现场来参加节目的录制,因为心灵上受的打击太大。

  我们这期节目以这个事例开头,请到了中国经济导报社网瘾防治中心主任的张春良。张春良本身研究这种现象也和他自己的经历有关,他的一个表弟就是网络成瘾至今不能戒除。他在网吧调查时还看到一个50岁的妇女跪在自己的孩子面前恳请自己的孩子回去,但是孩子极其冷漠。这个30多岁在中央国家机关工作的年轻人,被这种现象震惊了,他决心要替张潇艺的父母讨回公道。他认为这是对一个产业的诉讼,于是他获得了张潇艺父母的授权。接下来他又获得了64对父母授权,要打这场官司。但是直到目前,他的诉讼没有一个法院肯受理。

  他写出了两本书来控诉网络游戏的产业,希望讨回公道,希望有人对这个事情负责。可是我们国家的网络管理多头--内容是归新闻出版署主管,网吧是归文化部管理,出了事情之后公安部管理。这样几个方面都管。人人都管,人人都不管。现在事实上是一种扯皮的现象。所以我们今天这期节目从《往事》节目来说是作了一个大胆的常识。那就是把过去讲故事变成今天由一个故事引发出大家都关心的社会问题,而后请方方面面的人来参与讨论。

  我们请到了著名的陶宏开教授,他是戒除青少年网瘾现象问题的专家,从美国回来的美籍华人,心理学教授。另外我们还请到了南湖中学的三位老师。他们分别是校长、教务主任和教研室主任。还请到了三位陶教授的学生,他们分别的是两位正在戒除网瘾过程当中的青年,和一位经过陶教授的调制之后已经成功的戒除网瘾,并且现在在学校里担任学生会主席还资助失学少年的上进青年。通过现场的大学生和专家学者的讨论,大家对于网络成瘾现象以及它的危害有了十分深刻的认识。

  做这期节目,我有这种感受,就是这个问题其实是我们很多家庭都关心的,而这个问题又是我们很多人所不理解的。许多人对于张潇艺的悲剧是有感慨,也支持张春良,但是又不知道这场官司的结果会是怎样。大家在讨论了种种现象,在对各种因素尽可能地做了分析之后,结尾我给大家介绍了一个信息,那就是我们的人大代表周洪宇教授,也是一个心理学教授提出了网络游戏应当立法。最终我们把这个点落到了法律上。

  的确在今天,我们市场经济的发展导致了人们为了钱而不顾及起码的社会良知、社会道德,也不顾及法律。我们的法律建设有一个过程,有些地方不是空白的,所以今天我们国家的立法和社会道德的建设综合性应当是方方面面共举,最终才有可能彻底解决这个问题。我个人比较欣赏张春良先生的一个提法,叫做:我们应当全民联合起来,打赢一场鸦片战争。

  因为网络成瘾,网络的危害,很多人有目共睹,而这种现象的危害性日甚一日。那些不良网络游戏的制造商、经营商们,他们和那些唯利是图、攫取非法利润的毒品贩子本质上并不不同。但是他们有一个巧妙的伪装,那就是高科技,他们还有一个漂亮的外衣叫做网络文化。

  陶教授反复强调,网络文化不等于网络游戏,网络游戏也不等于那种包含色情、暴力、凶杀和神乎鬼怪的游戏。净化网络是张潇艺这个孩子的死给我们的警示,是张春良收集到的社会悲剧、家庭悲剧给我们的警示,也是千千万万家长们的呼唤。

  有感于这期节目的现实意义和特别的警示意义,我们这期节目的推出希望能够得到广大电视观众的喜欢。做过这期节目之后,就电视节目形式而言,我倒是觉得这期节目做的显得准备不足,如果我们能请到谈吐更好的嘉宾,如果我们能请到一个受害者的家属,那现场的气氛可能就不太一样。比方说如果张潇艺的父母来不了,把其它的孩子因网瘾伤人的、被人伤害的、已经自杀的家庭的父母请来的话,现场就可能会出现更多的凝重的、悲情的气氛,可能就更有助于来说明这个问题。

  但是由于我们作为一个省级电视台联络上的难度,我们这次从宁夏、甚至从北京请来这么多的人已经实属不易了,作为一种探索还将继续下去。这期节目我特别愿意听到观众朋友们的种种反馈。

  这是我这次来湖北录制的5期节目当中的最后一期,从身体上说比较疲惫,两天来几乎没怎么休息,但是由于这个问题的特别的警示意义,我觉得我的状态还蛮好,从外地请来的嘉宾们感觉也都很好。也许很多人对网络完全不了解,看了这期节目没感受,但是我相信,所有做父母的人都会理解我们的这番苦衷,他们会有自己的思索。

  244万青少年染上网瘾据悉,我国青少年网络成瘾症发病率高达15%,人数高达244万,互联网已成为部分青少年的电子。有关研究表明,我国有5%到10%的互联网使用者存在网络依赖倾向,其中青少年中存在网络依赖倾向的约占7%。与很多国家相比,我国中学生中使用互联网的人数比例较高,时间较长,平均每周使用时间为8.98小时,假期高达21.34小时。网络成瘾综合征目前还没有作为一种正式界定的疾病纳入诊断体系。其具体表现为,对网络的一种过度依赖,对现实生活失去兴趣;网上操作时间超过一般的限度,以此来获得心理满足等。

  诉讼发起人:想以此呼吁网络游戏商的社会责任感2005年11月19日,《保护网瘾少年成都行专家报告会》在成都举行。中国科技馆馆长王渝生、成瘾医学治疗中心主任陶然、《在网路上狂奔》作者张春良等相关人士进行了主题演讲。据担任中国经济导报社网瘾防治中心主任的张春良透露,目前他已获得了全国20多个家庭、63位网瘾少年家长的授权,下一步,他们将针对整个网络游戏产业进行一场集体公益诉讼。

  13岁的少年张潇艺选择了24层楼的高度,然后以最极端的方式―――飞跃而下,从而与困扰他的网络游戏彻底决裂。

  张潇艺留下的遗书表明他难于区分现实和网络游戏的虚拟世界。他的遗书里提及了三位知心朋友:大第安、泰兰德、复仇天神,他们都是网络游戏《魔兽争霸》中的角色。他甚至留下遗言,希望同学玩游戏时能回想起他。

  读初二的张潇艺生前还根据网络游戏情节写了近8万字的笔记作品。其中内容大多以第一人称述说,情节充满了游戏的魔幻色彩。

  2004年12月27日清晨6点,闹钟准点响过,家住天津市塘沽区海河外滩8号楼21层的张潇艺起床洗漱后,穿上校服,拎上一袋牛奶没有喝就塞进了书包。

  这一天,张潇艺没有像往常一样向父母道别,也没有像往常一样朝就读的博文中学走去,而是坐电梯从21层到15层,犹豫一下后上了最高层24层,然后攀登铁梯推开天窗爬到楼顶,悄然写下了4页遗书。大厦电梯监控系统的录像印证了这个过程。

  之后,像是许多网络游戏中出现过的场景,这名正在就读初二的13岁少年面朝东南―――大海的方向,飞跃消失。

  直到看了儿子的遗书,41岁对网络游戏了解甚少的张建华,才对儿子生前的内心世界有了更多了解。“他已经分不清什么是虚拟,什么是现实!”

  张潇艺在遗书写道:“我崇拜的是SHE、守望者,他们让我享受到了一种快乐的感觉。我有三个知心朋友―――大第安、泰兰德、复仇天神……”

  “师父,小徒弟走了……以后,你要高兴的(地)活着哦!不要天天对别人那么不好。要知道别人也有别人的想法的。玩魔兽的时候要记着我哦!”

  “给暗夜小组的朋友们:保护好大自然,好好学习,好好玩,好好生活哦……我要在我死后的地方继续发扬SHE、暗夜精灵的!”

  事后,张建华找到儿子的几位同学,才知道儿子提到的“大第安”、“泰兰德”、“复仇天神”都是网络游戏《魔兽争霸》中的人物。“暗夜”是这款网络游戏中的一个种族名称,“守望者”则是这一种族中的英雄,也是儿子在游戏中的虚拟角色。而“暗夜小组”是儿子和其他四位爱玩网络游戏同学的代称,“师父”则是教会儿子玩游戏的一位同学。

  张潇艺在遗书中流露出对网络外自己的失望:“我是个垃圾,真正的垃圾,什么都干不好的垃圾”“虽说人生都有很多闪光点,可我的那些,都是少的(得)可怜……我要离开这个世界了”“来世如果我还是人,我一定会是最好的孩子的!”他只有一个遗愿,他的遗愿是把他在游戏里的东西、他写的东西和他的书送给几个不同的同学。

  “我是个没(用)的垃圾,光会让他们失望”“立下的誓言许多都完不成。”―――张潇艺绝笔

  据张建华回忆,去年9月就有迹象表明儿子开始玩网络游戏,但他忽视了。直到去年11月份月考,儿子有四门课不及格或刚及格,总分从全班20名落到了50名,这让夫妻俩感觉有问题。

  11月26日下午,张建华夫妻俩蹲守在博文中学门口,放学后尾随儿子一直到了海河外滩解放路的“元凯网吧”,儿子和另外一位同学刚开机,就被截住了。

  张建华当时获知儿子刚办了一张上网卡,里面已经充上了50元钱。儿子坦白,上网的钱是从每月100元的饭钱里省下来的。

  张建华回忆,当晚回家后,他和儿子进行交流时,发现儿子神情有点异常,直发愣,说话走神。儿子神情有几分害怕地转述了老师的说法,说他患有网络综合症。

  之后几天,张建华试图陪儿子体育运动让他忘记网络游戏,甚至查找到了帮助青少年戒除网瘾的专家,准备假期带儿子去。

  尽管张潇艺屡次保证不再进网吧,但这位13岁少年没能控制住自己。2004年11月25日晨,张潇艺谎称学校有竞赛,再一次和另一同学到网吧,投入到他喜欢的网络游戏中去。他后来在遗书中说,“立下的誓言许多都完不成”。

  36小时后―――第二天下午,张潇艺同学的母亲孟女士终于找到他们。此前,他们的家长找遍了塘沽区海河外滩大部分的网吧,并且报了警,最终才找到了这家藏在商业大厦的网吧。

  据孟女士回忆,当时看到张潇艺还穿着校服,脸色苍白,但完全沉浸于游戏中,电脑前放着喝剩的矿泉水瓶。

  张建华说他们对儿子很温和,没有严厉对待。记者看到,张潇艺的遗书中写有:“我还有许多亲人,他们虽然骂过我,打过我,可是我知道他们对我是最好的。”

  “我忐忑不安的(地)等待着,等待着泰兰德的回归,时间仿佛放慢了速度,一分钟像一小时那样流逝。会怎样呢,我乱想着。”―――张潇艺的网络笔记

  “平时胆小怕死的儿子,怎么就会毫不犹豫地从24层高楼跳下?”1月19日,从悲痛中逐渐平静的张建华反复说。张建华回忆,儿子平常叮嘱家人,说螃蟹和柿子不能同时吃,否则“会死的”。儿子热爱昆虫,期望长大后成为昆虫学家。

  但张建华看到儿子留下的4本笔记后,有几分懊悔地说:儿子的内心世界早就陷入到网络游戏的虚拟世界中去了。

  记者翻阅了张潇艺留下的4本笔记本。他将自己的作品命名为《守望者传》,并注明“改编于《魔兽争霸》”,其中内容多以第一人称记叙。记者查看网络游戏《魔兽争霸》的故事梗概和其笔记对比,发现情节人物异常吻合。

  张建华猜测,《守望者传》可能是儿子每次玩游戏后,根据游戏过程写下其中的情节打斗场面。他最早发现儿子写笔记是在去年9月,当时儿子则以“写神话故事”搪塞过去了。

  张建华说,加上已经被毁去的3本笔记,儿子共写了7本这样的网络游戏笔记,大约有8万字。

  “儿子的自杀可能模仿了网络游戏中的情景!”张建华的说法并非完全没有根据,在张潇艺的笔记中,曾有一章节中“我”是能飞的角色,并有几处出现飞越空间的情节。

  “穿校服没身份证的儿子和他的同学为什么能一次次进入网吧?”―――张潇艺父母

  按规定,未成年人不允许进入网吧,但身穿校服没有身份证的儿子和他的同学为什么能一次次进入网吧?甚至还办理了会员卡?张建华对网吧管理颇有微词。

  张建华说,就在儿子跳楼前一天的下午,他打了天津市网络监督投诉电话,对方提供了塘沽区的监督投诉电话,他又拨打了该电话。就在第二天儿子跳楼后,尚不知情的张潇艺的母亲再一次拨打了该电线日,仍没得到反馈的张建华再次拨通了电话,愤怒地说:“孩子没有了!死了!”

  事实上,直到公安部长等领导人获知此事并做出批示后,天津市塘沽区有关部门才采取了较有声势的行动。1月上旬,塘沽区的文化、公安、工商部门联合检查了塘沽57家网吧经营场所。张潇艺最后一次玩游戏的网吧被吊销许可证,另一网吧正等待处罚。其他13家不同程度存在违规经营行为的网吧也被处罚。

  但问题依然存在。1月19日晚,记者到塘沽区元凯网吧,服务人员没有要求记者出示身份证就给记者办了上网手续。记者看到身份证登记簿上,只有当天下午5点前上网人员的记录。

  1月20日,塘沽区文化局局长曹玉芝接受采访时委婉表示,完全杜绝未成年人进入网吧是不现实的,这是国内大部分地区管理中的问题。曹玉芝认为,杜绝未成年人进入网吧不仅是文化部门的责任,也是公安、教育、工商等的责任。

  不过,他强调:接到等领导人的批示后,市里区里非常重视网吧管理问题。

  就在张潇艺自杀20天后―――1月16日,共青团中央、中央综治办、中央综治委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联合在全国启动“为了明天―――青春自护远离网瘾行动”。

  该活动旨在进一步动员社会各界,帮助青少年正确使用网络,增强自我保护能力。

  “让青少年不要沉溺于网络游戏中,疏比堵更重要!”华夏心理教育中心荀焱主任认为。

  她分析,张潇艺自杀,是他处于青春期,在现实环境压力中难于找到自我角色,而过分沉溺于网络游戏心理失衡导致的结果。

  “网络游戏只要是符合国家法规的就没有问题,关键是青少年在面临学习压力等现实环境时,容易通过网络游戏找到与现实自我替换的角色,因此青少年喜欢某一类网络游戏正是反映了他对现实中自我角色的追求。”

  荀焱主任说,因此家长或者老师正可以通过了解小孩喜爱的网络游戏,了解他的内心想法并引导沟通,而不是一味堵。网络游戏是现实的一面镜子。

  据了解,张春良走访了全国260多家网吧,搜集了700多例网络游戏伤害案例,并于今年10月推出了《在网路上狂奔》一书,记录了张潇艺的悲剧。张春良说,张潇艺的悲剧绝非个案,实际上,由于玩网络游戏引发自杀、过度疲劳死以及因虚拟资产引起争斗等悲剧事件,近年来已层出不穷。

  一个少年的沉溺,就意味着一个幸福家庭的毁灭!张春良说,网络游戏的设计理念就是引人上瘾,青少年的世界观和自制力都尚未成型,他们终日沉溺于网上情节,像吸毒一样上瘾而无力自拔,网络游戏的消费和毒品的消费本质上没有区别,让玩家沉迷在虚幻的网络世界中寻求不断的刺激和快感,将虚幻世界与现实世界混淆。我们买到劣质食品,可以到质检部门、消费者协会投诉,向商家索赔,可是谁来为网游产业遗失的社会责任买单呢?张春良一针见血地问道。

  然而,诉讼一个产业谈何容易。诉讼的过程肯定是漫长的。对此早有心理准备的张春良说,他发起这场诉讼是受到前些年美国烟草行业赔偿案的启示。通过此次公益诉讼,他希望能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并让相关部门制定相关法规,规范网游产业。张春良称,这次诉讼的目的不在胜负,而在于呼吁网络游戏商的社会责任感,在于解决青少年网游沉溺问题。张春良同时也坦言,由于相关法律的空白,他们的诉讼目前最需要的就是法律人士援助。

  ·视频:2009快乐女声官方宣传片曝光——李宇春篇

分享到:
收藏